阻雪连句遥赠和 佚名

阻雪连句遥赠和原文:

积雪皓阴池,北风鸣细枝。九逵密如绣,何异远别离。(谢朓)
风庭舞流霰,冰沼结文澌。饮春虽以燠,钦贤纷若驰。(江革)
珠霙条间响,玉溜檐下垂。杯酒不相接,寸心良共知。(王融)
飞云乱无绪,结冰明曲池。虽乖促席燕,白首信勿亏。(王僧孺)
飘素莹檐溜,岩结噎通崋。罇罍如未澣,况乃限首仪。(谢昊)
原隰望徙倚,松筠竟不移。隐忧恧萱树,忘怀待山巵。(刘绘)
初昕逸翮举,日昃驽马疲。幽山有桂树,岁暮方参差。(沈约)

阻雪连句遥赠和注释

积雪皓阴池。积雪让深池变成白色。
皓:洁白。冰沼(古文苑作池。《诗纪》云。一作池。)
阴池幽流,玄泉冽清。――《文选·张衡·东京赋》阴指:水[water]
北风鸣细枝。北风吹响树木的纤细枝条。
鸣:响
九逵密如绣。多条道路像刺绣一样密实。
逵(形声,从辵chuò,坴(lù)声),本义:四通八达的道路,泛指大道[thoroughfare],肃肃兔罝,施于中逵。——《诗·周南·免罝》。又如:大逵(大道);逵衢(大道);逵路(四通八达的大道);逵径(岔路)。
何异远别离。这与在遥远之处互相别离有什么不同吗?
风庭舞流霰。风在庭院让流动的雪粒起舞。
风庭:庭院。霰,雪珠、雪粒。
冰沼结文澌。冰冻的沼泽结碎冰。
凘sī:指冰。文,错画也。象交文。今字作纹。——东汉·许慎《说文》。细碎的薄冰[trash ice]
坐久吟移调,更长砚结凘。——唐·方千《酬故人陈七都》。
饮春虽以燠。饮酒是为了温暖。
古人喻春为酒,常把吃酒叫做饮春、品春。燠:温暖。
钦贤纷若驰。敬贤盛多,(心)向往之。
钦贤,敬贤。《晋书·明帝纪》:“性至孝,有文武才略,钦贤爱客,雅好文辞。”南朝·宋·谢灵运《拟魏太子邺中集诗·魏太子》:“忝此钦贤性,由来常怀仁。”南朝·梁武帝《旌表甄恬诏》:“朕虚己钦贤,寤寐盈想,诏彼羣岳,务尽搜扬。”
纷或有缓之意。纷若:盛多的样子。
驰:向往
珠霙条间响。雪粒在(细长的)枝条之间(沙沙)作响。
霙(拼音:yīng):雪花。与霰的区别:霰是民间俗称的雪粒子,而霙则是雨夹霰一起下。
条:植物的细长枝。
玉溜檐下垂。冰柱在屋檐下面垂着。
玉溜:冰柱。
杯酒不相接。(要想敬)一杯酒,也不能相接(无法共饮)。
寸心良共知。微小的心意确实好,(大家)都知道。
飞云乱无绪。纷飞的云彩纷乱无头绪。
结冰明曲池。结冰使池岸弯曲的池塘变得明亮洁净。
虽乖促席燕。虽然,不情愿地互相坐近,(共同)饮宴。
乖,背也。——《广雅》
促,速也。——《广韵》,在这里是个形容“乖”的字,应该可以引申为很,非常。
乖促就是命不好的意思,命苦,点背,坎坷。
至于谢朓《阻雪连句遥赠和》诗中“虽乖促席燕。乖促是分开的,促席是一个词,坐席,互相靠近的意思;乖是不自然,不和顺的意思。
燕通“宴”,宴饮的意思。
白首信勿亏。雪花令头发白了,也要相信自己并不吃亏。
白首即白头,指年老或指代老人。当然,也有下雪落在头上,看起来变雪白之意。
信,相信,信任。
亏,亏欠。
飘素莹檐溜。下雪让屋檐下的冰柱子晶莹剔透。
飘素——下雪。素:白色的。
莹:光洁,透明 〈动〉使明洁,使生光泽。
檐溜:瓦房的房檐,在瓦沟的末端,有一块承受雨水的“滴水瓦”。雨水经过那里而流下,有的地方把这水称为檐溜。此句中指屋檐下的冰柱子。
岩结噎通崋。冰雪让山岩大地光亮而阻塞(或华山、华州无法到达)。
岩(又疑为严?),通岐,岐山,分歧。五代十国的歧地或歧国。岐(901年-924年或946年)中国五代十国时代以凤翔为中心,现在陕西、甘肃、四川地区的割据政权,由李茂贞建立。岩石上冻结
噎:阻塞,蔽塞,堵塞(困难)。如:噎气,亦作“煞”。虽然这书房里往日噎曾来,不曾见这般物事。
通——整个,通行……。
崋:古同“华”。泛光(a.山名,华山;b.古州名;c.姓) 。
罇罍如未澣。酒器还未洗。
罇罍:泛指酒器。澣:同“浣”。
况乃限首仪。恍惚之间,(兄弟)的面容被隔绝(无法看到)。
况乃:亦作“况廼”。恍若,好像。何况;况且;而且,头礼物。限:阻,隔绝。又作:音仪——谓言语有节奏感,犹音容。
原隰望徙倚。在平原低下之处,来回徘徊。
原隰:平原和低下的地方。徙倚:徘徊,来回地走。踌躇。
松筠竟不移。松树和竹子的青皮,毕竟不移动。
筠:竹子的青皮。
竟,1.终了,完毕:继承先烈未~的事业。2. 到底,终于:毕~。有志者事~成。3. 整,从头到尾:~日。~夜。4. 居然,表
隐忧恧萱树。内心忧虑(需要)忘忧草。
隐忧:深藏内心的忧虑。
恧nǜ:自愧,恧,惭也。从心,而声。——《说文》山之东西,自愧曰恧。——《方言六》。
萱草也叫做忘忧草。萱草既可入药,又可作菜肴。北方人唤作黄花菜,广东人叫做金针。
忘怀待山巵。等待(盛满的)酒器来了,就忘记了忧愁。
忘,忘记。巵,古同“卮”(a.古代酒器,如“柏酒延年共举~。”b.古代一种作染料用的野生植物,可制胭脂。c.支离)。古代一种盛酒器。
“待”或为“诗”。
初昕逸翮举。日出时,鸟举翅膀飞翔。
初昕:太阳初升。逸翮:1.指强健善飞的鸟的翅膀。2.指疾飞的鸟。举:抬起。
日昃驽马疲。太阳偏西,衰弱的马(非常)疲乏。
日昃:太阳偏西。驽马:不能快跑的马,累垮了的、劣性的或无用的马,筋疲力竭的、衰弱得不能动的或者在其他方面不健康的马,比喻愚钝的人,如果用于对自己的别称,则有谦虚的意味,是一个褒义词。
幽山有桂树。幽静的山上有桂花树。
岁暮方参差。一年的最后时间才变得远离和隔绝。
岁暮:1.一年最后的一段时间:岁暮天寒。2. 指寒冬:岁暮衣裳单。3. 比喻年老:年衰岁暮。
参差:1. 纷纭繁杂。三国魏左延年《秦女休行》:“平生衣参差,当今无领襦。”南朝齐谢朓《酬王晋安》诗:“怅望一涂阻,参差百虑依。”明夏完淳《怀李舒章》诗:“浮云出修坂,余心常参差。”2. 蹉跎;错过。唐李白《送梁四归东平》诗:“莫学东山卧,参差老谢安。”3.远离;阻隔。宋范仲淹《与知郡职方书》:“切少烦躁,损气伤神,益为灾矣……奉忧之心,公必悉之,其如参差,无以为力,奈何!奈何!”元邓牧《寄友》诗:“我还吴,君适越,遥隔三江共明月。明月可望,佳人参差。笑言何时,写我相思。”元张可久《一枝花·牵挂》套曲:“往来迢递,终始参差,一简书写就了情词。”另外,参差:不齐,隔绝。

阻雪连句遥赠和创作背景

诗歌来源说明

“齐代诗人谢眺似乎很高兴和朋友联句”。他的诗集中有七篇连句诗:其中《阻雪连句遥赠和》一篇,是和江革、王融、王僧孺、谢昊、刘绘、沈约共七人的连句,每人作五言四句,谢朓首唱。这首联句诗不是七人在一起时同作的,是用通信方法互相赠和的,故题目说明是“遥赠和”。这又是联句诗的创格。

作者集体创作

齐梁陈三代是新体诗形成和发展的时期。所谓新体诗,是与古体诗相对而言,其主要特征是讲究声律和对偶。因为这种新体诗最初形成于南朝齐永明(齐武帝萧赜年号,483~493)间,故又称“永明体”。……在永明体产生的过程中,沈约所起的作用是不可忽视的。《南史·沈约传》载沈约撰《四声谱》,“以为在昔词人,累千载而不悟”,然而关于“此秘未睹” 之说,陆厥与沈约曾有过争论,后来锺嵘对此也有过异议,其实问题的关键即在于是否将声律的知识自觉地运用到实际创作之中。……“竟陵八友”。《梁书·武帝本纪》:“竟陵王子良开西邸,招文学,高祖(即后来的梁武帝萧衍)与沈约、谢朓、王融、萧琛、范云、任昉、陆倕等并游焉,号曰‘八友’。”沈约、谢朓、王融已见前论,他们和周颙等人在创制“永明体” 和推动新诗风的发展方面,功不可没。竟陵王子良尝夜集学士,刻烛为诗,四韵者则刻一寸,以此为率。(萧)文琰曰:“顿烧一寸烛,而成四韵诗,何难之有?”乃与(丘)令楷、江洪等共打铜钵立韵,响灭则诗成,皆可观览。萧子良文学集团的成员,除了有大量的应教、奉和以及相互间的唱和之诗外,同题共咏也是常见的创作活动。如《南齐书·乐志》载:“《永平乐歌》者,竟陵王子良与诸文士造奏之。人为十曲。道人释宝月辞颇美,上常被之管弦,而不列于乐官也。”这次的集体创作,除谢朓、王融今各存十曲外,馀皆不存。此外,今存如王融、沈约、范云、虞炎、刘绘等人的《饯谢文学离夜诗》,王融、沈约、谢朓等人的《同咏乐器》,王融、柳恽、虞炎、谢朓等人的《同咏坐上所见一物》,王融、范云的《四色诗》等,皆属同题共咏之作。在《谢朓集》中,还存有《阻雪连句遥赠和》诗,即为谢朓、江革、王融、王僧孺、谢昊(本集作“异”)、刘绘、沈约等人联句而成。由此可见竟陵王子良文学集团诗歌创作活动之一斑。

阻雪连句遥赠和鉴赏

  阻雪,是指被雪天阻隔或者被大雪阻隔,无法行走。谢眺和各位好友,以阻雪为题,所写的联句诗,各用华丽的语句,描述了雨雪天时的风景:大地冰冻;大风呼啸,雪花和碎冰飞舞;房檐冰柱冻结;人们喝酒取暖,无法相见;踏上雪地,只能徘徊,无法通过,非常劳累;只能幻想雨雪天过去时的美景。整篇联句诗,既给人们晶莹剔透的享受,也让人们体会到雪的阻隔带来的艰难。

转载请注明出处诗词大全 » 阻雪连句遥赠和 佚名

南北朝

遇长安使寄裴尚书 江总

阅读(302)

遇长安使寄裴尚书原文:传闻合浦叶,远向洛阳飞。北风尚嘶马,南冠独不归。去云目徒送,离琴手自挥。秋蓬失处所,春草屡芳菲。太息关山月,风尘客子衣。

南北朝

长相思·晨有行路客 吴迈远

阅读(318)

长相思·晨有行路客原文:晨有行路客,依依造门端。人马风尘色,知从河塞还。时我有同栖,结宦游邯郸。将不异客子,分饥复共寒。烦君尺帛书,寸心从此殚。遣妾长憔悴,岂复歌笑颜。檐隐千霜树,庭枯十载兰。经春不举袖,秋落宁复看。一见愿道意,君门已九关

南北朝

琅邪王歌 佚名

阅读(321)

琅邪王歌原文:新买五尺刀,悬着中梁柱。一日三摩娑,剧于十五女。

南北朝

西乌夜飞 佚名

阅读(306)

西乌夜飞原文:其一日从东方出,团团鸡子黄。夫归恩情重,怜欢故在旁。其二阳春二三月,诸花尽芳盛。持底唤欢来,花笑莺歌咏。

南北朝

拟古·其一幽并重 鲍照

阅读(303)

拟古·其一幽并重原文:其一幽并重骑射,少年好驰逐。毡带佩双鞬,象弧插雕服。兽肥春草短,飞鞚越平陆。朝游雁门上,暮还楼烦宿。石梁有余劲,惊雀无全目。汉虏方未和,边城屡翻覆。留我一白羽,将以分虎竹。其二凿井北陵隈,百丈不及泉。生事本澜漫,何用

南北朝

新安江至清浅深见底贻京邑同好 沈约

阅读(314)

新安江至清浅深见底贻京邑同好原文:眷言访舟客,兹川信可珍。洞澈随清浅,皎镜无冬春。千仞写乔树,万丈见游鳞。沧浪有时浊,清济涸无津。岂若乘斯去,俯映石磷磷。纷吾隔嚣滓,宁假濯衣巾?愿以潺湲水,沾君缨上尘。

南北朝

石塘濑听猿 沈约

阅读(307)

石塘濑听猿原文:噭噭夜猿鸣,溶溶晨雾合。不知声远近,惟见山重沓。既欢东岭唱,复伫西岩答。

南北朝

古意报袁功曹 江淹

阅读(322)

古意报袁功曹原文:从军出陇北,长望阴山云。泾渭各异流,恩情于此分。故人赠宝剑,镂以瑶华文。一言凤独立,再说鸾无群。何得晨风起,悠哉凌翠氛。黄鹄去千里,垂涕为报君。

南北朝

五洲夜发 阴铿

阅读(348)

五洲夜发原文:夜江雾里阔,新月迥中明。溜船惟识火,惊凫但听声。劳者时歌榜,愁人数问更。

南北朝

赠张徐州谡 范云

阅读(349)

赠张徐州谡原文:田家樵采去,薄暮方来归。还闻稚子说,有客款柴扉。傧从皆珠玳,裘马悉轻肥。轩盖照墟落,传瑞生光辉。疑是徐方牧,既是复疑非。思旧昔言有,此道今已微。物情弃疵贱,何独顾衡闱。恨不具鸡黍,得与故人挥。怀情徒草草,泪下空霏霏。寄书云

南北朝

南还寻草市宅 江总

阅读(332)

南还寻草市宅原文:红颜辞巩洛,白首入轘辕。乘春行故里,徐步采芳荪。径毁悲求仲,林残忆巨源。见桐犹识井,看柳尚知门。花落空难遍,莺啼静易喧。无人访语默,何处叙寒温。百年独如此,伤心岂复论。

南北朝

酬范记室云 何逊

阅读(338)

酬范记室云原文:林密户稍阴,草滋阶欲暗。风光蕊上轻,日色花中乱。相思不独欢,伫立空为叹。清谈莫共理,繁文徒可玩。高唱子自轻,继音予可惮。

先秦

泂酌 佚名

阅读(126)

泂酌原文:泂酌彼行潦,挹彼注兹,可以餴饎。岂弟君子,民之父母。泂酌彼行潦,挹彼注兹,可以濯罍。岂弟君子,民之攸归。泂酌彼行潦,挹彼注兹,可以濯溉。岂弟君子,民之攸塈。泂酌翻译及注释翻译远舀路边积水潭,把这水缸都装满,可以蒸菜也蒸饭。君子品德真

先秦

载驱 佚名

阅读(135)

载驱原文:载驱薄薄,簟茀朱鞹。鲁道有荡,齐子发夕。四骊济济,垂辔沵沵。鲁道有荡,齐子岂弟。汶水汤汤,行人彭彭。鲁道有荡,齐子翱翔。汶水滔滔,行人儦儦。鲁道有荡,齐子游遨。载驱翻译及注释翻译马车疾驰声隆隆,竹帘低垂红皮蒙。鲁国大道宽又平,文姜

先秦

凫鹥 佚名

阅读(144)

凫鹥原文:凫鹥在泾,公尸来燕来宁。尔酒既清,尔肴既馨。公尸燕饮,福禄来成。凫鹥在沙,公尸来燕来宜。尔酒既多,尔肴既嘉。公尸燕饮,福禄来为。凫鹥在渚,公尸来燕来处。尔酒既湑,尔肴伊脯。公尸燕饮,福禄来下。凫鹥在潀,公尸来燕来宗,既燕于宗,福禄攸降

先秦

行苇 佚名

阅读(116)

行苇原文:敦彼行苇,牛羊勿践履。方苞方体,维叶泥泥。戚戚兄弟,莫远具尔。或肆之筵,或授之几。肆筵设席,授几有缉御。或献或酢,洗爵奠斝。醓醢以荐,或燔或炙。嘉肴脾臄,或歌或咢。敦弓既坚,四鍭既钧,舍矢既均,序宾以贤。敦弓既句,既挟四鍭。四鍭如树,序

先秦

都人士 佚名

阅读(129)

都人士原文:彼都人士,狐裘黄黄。其容不改,出言有章。行归于周,万民所望。彼都人士,台笠缁撮。彼君子女,绸直如发。我不见兮,我心不说。彼都人士,充耳琇实。彼君子女,谓之尹吉。我不见兮,我心苑结。彼都人士,垂带而厉。彼君子女,卷发如虿。我不见兮,言

先秦

鲁颂·閟宫 佚名

阅读(129)

鲁颂·閟宫原文:閟宫有侐,实实枚枚。赫赫姜嫄,其德不回。上帝是依,无灾无害。弥月不迟,是生后稷。降之百福。黍稷重穋,稙稚菽麦。奄有下国,俾民稼穑。有稷有黍,有稻有秬。奄有下土,缵禹之绪。后稷之孙,实维大王。居岐之阳,实始剪商。至于文武,缵大王

先秦

周颂·载芟 佚名

阅读(127)

周颂·载芟原文:载芟载柞,其耕泽泽。千耦其耘,徂隰徂畛。侯主侯伯,侯亚侯旅,侯彊侯以。有嗿其馌,思媚其妇,有依其士。有略其耜,俶载南亩,播厥百谷。实函斯活,驿驿其达。有厌其杰,厌厌其苗,绵绵其麃。载获济济,有实其积,万亿及秭。为酒为醴,烝畀祖妣,不洽

南北朝

琅邪王歌 佚名

阅读(321)

琅邪王歌原文:新买五尺刀,悬着中梁柱。一日三摩娑,剧于十五女。